西沱古镇万年青爱情故事:影响一代代西沱人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西沱古镇万年青爱情故事:影响一代代西沱人

点击:26580
  

  代代流传
  西沱古镇万年青的爱情故事 影响着一代代的西沱人

张小风夫妇。

万年青古井旁有一棵万年青树。

  谭忠宜和熊本会老两口正在打糯米面。

  在石柱西沱古镇,有一口古井,井水清澈见底,名叫万年青古井,井旁边有一棵万年青,枝繁叶茂。

  关于这口古井,在当地有一个凄美的传说。古老的爱情传说在西沱代代流传,“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”的爱情观也代代延续。

  古老的爱情传说传到现在

  在西沱坊间流传着这样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:西沱古镇因盐而兴,某盐商在当地可谓大户人家,他的女儿却对背夫的儿子产生了好感。两人青梅竹马,便在这口水井旁山盟海誓,并种下了一株万年青树苗。他们互相许诺:爱情要维持万年。

  到了适婚的年龄,盐商为女儿招女婿,背夫在儿子的恳求下,到盐商家中提亲。盐商提出要一大笔聘礼,这对贫困的背夫家庭而言,这门亲事变得高不可攀。

  背夫的儿子没有放弃,为了存够聘礼钱,他每天更加努力地干活。他最后一次去河坝背盐,收了工钱就可以凑够钱再次去提亲了。不料,这一去,他就再也没有回来,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他在哪里。

  后来,盐商的女儿在井旁摆了一个茶摊,天天等候未婚夫的归来,不知多少年过去了,她始终没有等到未婚夫,也始终没有结婚。喝着万年青井水泡的茶水,她的容颜也没有变老。

  互相体贴

  老夫妻携手到白头

  万年青的爱情传说一直流传至今,而这口古井旁边的万年青树,已从当初的小树苗长成了大树。

  在西沱古镇,这样纯朴、简单且幸福的爱情故事比比皆是。

  在万年青古井旁边,谭忠宜和熊本会老两口正在打糯米面,谭忠宜负责往搅拌机里加水和干料,熊本会则负责接住打好的面浆,两人配合默契十足。

  “这里面混有糯米、包谷,一起打味道安逸得很!”熊本会说,玉米是自己种的,打的两大口袋糯米面,经晒干后要给子女们各拿一些,剩下的老两口可以吃上大半年。每天早上两个人都包汤圆吃,花生馅、芝麻馅,各式各样的馅都有。

  1970年,两人经媒人介绍走在一起,如今已经结婚49年了。“结婚的时候,什么都没有,他老家的房子都是偏偏倒倒、用木棒棒撑起的。”熊本会说,“最怕吹大风了,一吹大风他就喊我到院坝里去坐起,免得房子吹垮了打倒人。”回忆起当年的艰苦日子,老人一边感叹一边摇头。

  后来,谭忠宜在合作社学补鞋子的手艺,熊本会在家里种地喂猪,有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日子也逐渐好了起来。

  结婚49年了,两个人吵过架吗?“很少吵架,我们两个还是配得起!”熊本会说,两个苦命的人走在一起,就要互相扶持把日子过好。

  2010年,熊本会从千野草场乘车到石柱县城吃酒,当时还是泥巴石子路,不料小客车出事故翻车,坐在前排的熊本会身上全是玻璃渣子。谭忠宜赶到医院看到满身血渣渣的熊本会,立即大哭了出来,连连恳求医生救救妻子。

  所幸,熊本会受的都是外伤,没有伤到筋骨。谈起这段经历时,熊本会撩起头发,额头上的伤疤依稀可见。此后,老两口对婚姻也有了新的理解:“两个人活着,健健康康就是幸福。”病好之后,谭忠宜专门到县城金店,花了一万多元给妻子买了耳环、项链等首饰。“她没有戴过这些,不想留下遗憾!”谭忠宜说。

  在记者和熊本会谈话的间隙,谭忠宜默默地把打糯米面的盆子、机器都收拾得干干净净。“‘活路’摆起的,我不做,她就要做,我做了,她就少做点。”谭忠宜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纯朴的人,处处为自己的妻子考虑。

  患难夫妻

  携手对抗病魔共渡难关

  今年56岁的张小风是土生土长的西沱人,他93岁的母亲见证了西沱从兴盛到寂静。当年,从他门前经过的背夫、赶场客络绎不绝,如今,巴盐古道历史长河中沉寂,老街也回归了宁静闲适。

  “我和妻子是经媒人介绍认识的,那时她年轻漂亮,我经常跑到她屋去帮忙做农活。”张小风说,两个人第一眼就互相看中了,妻子谭奇梅是石柱县王场镇人,和西沱相距10多公里,路也不好走,他却时常跑去帮忙,“年轻的时候,不管距离远不远,跑起来不觉得累。”张小风说。

  “两个人谈了4年,没有牵过手、也没有表示爱意。”上世纪70年代的爱情有些保守,张小风回忆,当年日子穷苦,提亲的时候,他就提了几块猪肉和几把面条去,结婚时穿的新衣服都是母亲从铺子里赊回来的。

  像结婚前互帮互助做农活一样,婚后的两个人,把这种互相扶持的品质一直延续。

  张小风是西沱古镇里的剃头匠,为了帮扶家里,谭奇梅也跟着丈夫学剃头,在家门口开起了剃头铺子。“她笨手笨脚的,初学的时候,经常把别人头发剪坏了,脸修出口子。”张小风说,镇上的人都知道谭奇梅是学徒,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他都给客人道歉并免单,乡亲们不仅没有怪罪,还都要把钱给他。

  1980年,洗剪吹加上修面只要1角钱,如今也涨到了10元。

  1992年,张小风被诊断为肝腹水。“当时腹水把肚子胀得很大,主城医院都不收了。”张小风说,做了切脾分流手术后,他的身体状况变得很差,一个月起码有近20天都在住院,身体没有抗体,见风就感冒。“那时,多亏了妻子的细心照顾,不然也活不到今天。”

  张小风说:“我的脾气不好,她将就我更多一些,要是没有她,我估计早就‘洗白’了。”

  饱经风霜的两口子还没有喘过气,命运再一次考验着这个家庭。妻子谭奇梅也病倒了,心脏病引起高血压、血管堵塞、颈椎病、风湿等毛病。“她病了,就换我来照顾她了。”张小风很坦然,两个人之间相互照顾相互扶持,携手共同渡过难关,本就是理所当然。
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李舒 韩政

顶一下
(82719)
踩一下
(41716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